阅读历史
换源:

1、漫威世界

作品:美漫生存指南|作者:我在村口烫头|分类:军事科幻|更新:2019-04-27 00:37:29|下载:美漫生存指南TXT下载
  纽约南部,布鲁克林区笔直宽敞,但却肮脏破旧的街道上。

  夜幕四合,远处的商业街、办公楼和居民住宅先后亮起或明或暗的阑珊灯火。

  一名亚裔男青年穿着格子衬衫、牛仔裤,鬼鬼祟祟的蹲在东富莱巴许外的一处十字路口旁,他已经在街边驻留了四个多小时。

  他叫高飞,是一名游戏设计师,原本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五年前,高飞加入了一个项目组,研发了一款以漫威为背景的虚拟现实游戏——《漫威世界》,玩家可以通过游戏进入到这个极为逼真、写实的虚拟世界,体验一把与超级英雄零距离接触的感觉。

  两天之前,游戏进入最后测试阶段,作为主创核心,高飞与其他三名主创分别以“待业青年”、“学生”、“科研人员”、“神盾局新手探员”四种不同的玩家模板进入漫威世界,对游戏体验做出最后的评估。

  一开始一切正常,漫威世界的真实性和平衡性令高飞极为满意,但很快就发生了意外,高飞丢失了玩家的控制面板。

  尽管高飞仍然可以获取到自己的属性面板,但负责存档、读档、进入/退出游戏的控制面板却凭空消失了,这也就意味着高飞被困在了漫威世界,他没有办法回到现实世界之中。

  其他三名主创在事故发生前便退出了游戏,高飞来不及与他们取得联系,而诡异的是,在事故发生了足足十八个小时之后,高飞仍然没有得到任何来自于现实世界的救援。

  他就这么生生在游戏里卡了十八个小时,并且没有丝毫被救援的迹象,其他主创似乎忘记了他的存在,没有一个人回来找他。长时间无果的等待让高飞不再寄希望于他人的救援,他决定自己拯救自己。

  好在作为游戏主创,高飞精通这款游戏几乎一切套路,他知道玩家可以通过两种方式退出这款游戏——第一,通过控制面板退出;第二,通过死亡强制退出。

  控制面板丢失的情况下,第一条路显然行不通了,所以现在高飞只能走第二条路,通过死亡来强制退出游戏。

  但这是一款符合射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充满正能量的游戏,文明游戏系统严格禁止一切有害玩家身心成长的行为,这也就意味着,玩家绝不可以通过自裁、自残等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甚至连吸烟、酗酒等有损身体健康的恶习都是无法执行的。

  同理,主动寻衅滋事、危害他人人身安全同样被系统明令禁止,这一条代表高飞无法唆使游戏中的NPC击杀自己,从而强行退出游戏。

  在文明游戏系统条条框框的限制下,玩家几乎找不到快速作死的方法,但好在高飞参与了文明游戏系统的编写,他知道这个坑爹系统有空子可钻。

  文明游戏系统非常严格,限制了玩家几乎一切作死的行为,但作为一个充满正能量的系统,一切舍己为人的行为却是被系统所允许的。

  也就是说,如果玩家是在保护他人、保护公共安全或集体财产的情况下,那么他便可以执行伤害自己的命令——换句话讲,你不能毫无意义的作死,但是你可以通过见义勇为而牺牲。

  在“民风淳朴”的布鲁克林区,想英勇就义简直太简单了,这项任务根本一点挑战都没有,比如高飞眼前的这个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就是个英勇就义的好场所。

  一边是布鲁克林著名的黑人区东富莱巴许,一边是南区赫赫有名的脏夜店“黑暗边锋”,酒驾、毒驾、无证驾比比皆是,这让眼前这个十字路口以“死亡路口”的外号臭名昭著。

  上半年在这个十字路口一共发生了十九起交通事故,其中造成两人当场身亡,布鲁克林相当一部分警力都投放在了这里,但可惜收效甚微。

  今天晚上暂时还没有警车过来驻扎,周围的不羁浪子们彻底解放了天性,而在高飞看来,这个“死亡路口”则是他回归现实世界的大门。

  朦胧的夜色仿佛夺命的钟声,随着夜越来越深,城市里的夜行动物们逐渐开始丧失理智。

  远处喧嚣的夜店里低音炮轰鸣,东富莱巴许时不时传出粗俗的咒骂声,穿行在人行道上的匆匆过客谨慎的左顾右盼,土生土长的布鲁克林人都知道这里是地狱的边缘。

  高飞聚精会神的盯着十字路口,就盼着什么时候冲出来一辆飞驰的快车。

  “来呀,来呀,飞车党都哪去了?什么时候布鲁克林人都这么遵纪守法了?可太让我失望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高飞将近五个小时的等待没有白费,随着两束LED车前灯束由远及近,南区街道上忽然传来一阵暴躁的引擎轰鸣声,一辆黄色的私改款跑车喷着尾气疾驰而来!

  而此时的人行道上,有四名过路的行人,其中两位白人大妈警惕的察觉到了危险,迈着小碎步往一旁闪去,一名黑人男青年人高马大,两步就离开了危险区域,剩下一名戴着耳机的年轻护士小姐对这辆飞车一无所知,仍在死亡边缘闲庭信步。

  高飞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我就喜欢你这种不怕死的精神!”

  “轰轰轰……”

  引擎声愈发躁动,黄色跑车闯过红灯直奔着人行横道而来,如果不出意外,这名护士小姐马上就要被送上天了。

  千钧一发之际,高飞如扑食的猎豹般一跃而起,他三步两步绕过身前的人群,脚下发力跳向人行道上的护士小姐。

  “小心!”

  护士小姐先是被疾驰而来的跑车车灯晃到,又看到了对面饿虎扑食般的高飞,两个方向两种截然不同的惊吓让她措手不及,扔掉手中的皮包惊恐的尖叫着。

  但她的叫声只持续了短短一秒,很快她就被高飞推了出去,这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响起,黄色跑车紧急制动,在地上划出两条深邃漆黑的胎线,再“嘭”的一声把飞扑救人的高飞撞倒在地。

  高飞顺势滚了两圈,周围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人群中才爆发出了一阵惊恐的尖叫。

  “出人命了!”

  “又有人被撞死了!”

  “真的是死亡路口啊……”

  “快叫救护车!”

  但大约过了半分钟,被撞飞的高飞却挣扎着爬了起来。

  “该死,居然没死……”

  高飞只觉得自己左手肘剧痛无比,感觉应该是骨折了,而且八成还是粉碎性的,但他的意识却非常清晰,丝毫没有要死的意思——显而易见,他没能成功牺牲。

  郁闷的高飞愤愤回头,走向那辆闯红灯撞人的黄色跑车。

  这时黄色跑车的司机胆怯的从车上爬了出来,在这么多人围观的情况下,肇事逃逸可不是个好主意。

  这是一名强壮的拉美裔中年男人,身上弥漫着酒气,显而易见,他肯定刚在“黑暗边锋”里喝了个痛快。

  “你这家伙怎么开车的?”高飞不顾左臂的剧痛,冲上去拎起中年男人的衣领。

  “对……对不起,我……”中年男人态度倒还不错,大着舌头想要道歉。

  但高飞的下一句话却硬生生把他的所有措辞都堵回到了嘴里。

  “……怎么连个人都撞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