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章 《日心说》

作品:格兰自然科学院|作者:一行白鹭上青天|分类:玄幻魔法|更新:2019-07-13 19:23:11|下载:格兰自然科学院TXT下载
  金碧辉煌的欧洛拉光明大教堂前,已经许久没有这般神圣的宗教审判了。

  洁白大理石广场上人山人海,每一口呼吸都仿佛在承受莫大压力,信徒们推挤着,想要一睹光明红衣大教主无上荣光。

  “《光明盛典》说,光明创世神缔造天国,人类本该无忧无虑生活在天国,却因为欲望,打开原罪魔盒星幕世界,从而坠落在魔盒之中,只有通过无私奉献完成自我救赎,才能重回天国。”

  红衣大教主目露慈悲,看向火刑架上的白尼文斯。

  那是对于愚昧者的怜悯,仿佛在看一个无知的孩子。

  “白尼文斯公爵,你的《日心说》,认为太阳是宇宙的中心,星幕世界是个巨大的球形天体,还有无数类似星幕世界的天体在围绕太阳运转,这违背了《光明盛典》,鉴于你世袭公爵贵族身份,现在你可以通过修改书中涉及亵渎光明神的异端观念,完成最后的自我救赎。”

  十字架上,白尼文斯这一刻的内心,无比平静。

  他看向宗教法院审判陪审团,看向高高在上俯瞰自己的光明教皇,看向欧洛拉光明大教堂顶的无尽圣光,还有那些隐藏在人群中的各大学院学者们。

  他可以做出妥协,以修改书中违背《光明盛典》的自然研究为条件,继续自己的公爵爵位,也可以做出尝试,一声号令,让隐藏在人群中的学者们为自己而战。

  但当他看到广场上,无穷无尽信徒们的愤怒目光,那是在看向异端者的不容,他知道了自己的选择。

  白尼文斯知道,自己反抗的话,《日心说》将是他们心中永远的异端学说,愚昧信仰统治人类思想的时间将更加延长,真理将将更难以突破厚重夜幕,带来智慧、理性、文明的光辉。

  白尼文斯缓缓转过头,看向高台上的一十二位红衣大教主。

  在他们的眼中,白尼文斯似乎看到了对自己的怜悯情绪,自己毕生心血坚持的《日心说》,在他们眼中,只是愚昧无知者的异想天开。

  这个世界必须要有一位殉道者,发出理性的呐喊,为坚持真理而死了!

  “宇宙星空,没有光明天国!”

  白尼文斯咆哮着,看向广场上因为自己的话,被愤怒和仇恨淹没的人们。

  “该死的背叛者,他竟然还在坚持自己的异端学术,烧死他!”

  “愿主怜悯这个迷途的羔羊……”

  “太可笑了,他说星幕世界是个巨大的球体?如果真是这样,我们为什么没有掉下去,哈哈哈哈!”

  “他竟然说没有天国,我决不允许他玷污伟大光明造物主的神圣,肮脏愚蠢的家伙,所有亵渎光明神的存在都是异端,要被烧死!”

  一些人拿起石块,用力丢向火刑架,宣泄心中的愤怒。

  零星的学者在人群中,是如此的微不足道,看向周围无穷无尽光明信徒,看向正在火刑架承受信徒怒火的先驱者,留下了不甘的眼泪。

  然而白尼文斯却只是平静承受着一切,看向被圣光笼罩的天空,发出了感人肺腑咆哮。

  “真理规律永远不能被暴力扑灭,宇宙天体间的秩序规律,即使所谓光明神造物主,也绝对无法更改!”

  十二位红衣大教主流露出失望之色。

  这个愚昧致死的可怜虫,已经不值得拯救,他的灵魂将堕入地狱,接受永世折磨。

  然而!

  就在这时!

  伴随着欧洛拉教堂顶端圣光的激荡,竟是光明造物主的愤怒,在诸多信徒高呼“神迹”的热泪盈眶惊喜声中,本淡然从容的教皇骇然起身,一抹从天空降下磅礴恢弘神力,将火刑架上的白尼文斯淹没。

  白尼文斯仰望向天空那道不属于世俗的宏伟之力,平静微笑,直面死亡。

  “你也会愤怒,你也会恐惧,你终究只是个更高级生物,只是一个自诩光明神的生命体,并非无所不能造物主。”

  熊熊光明神火,将白尼文斯彻底淹没。

  难以计数的信徒纷纷匍匐跪拜下来,为有生之年能够目睹光明神迹而热泪盈眶,发誓要铲除每一个异端,坚定光明正义,至死不渝。

  即使是混迹在信徒中的学者们,也只能屈服于神权,不甘的跪下。

  这一刻,皇权屈服于神权,自然科学败给光明神学。

  然而。

  人群之中,一些本是光明神忠实信徒的理性之人,在目睹光明神力降世的一刻,望着被光明神力焚烧殆尽,为坚持真理视死如归的白尼文斯,内心震撼,也为自己所坚持的光明信仰,产生了一丝动摇。

  伟大的光明神,为何不能怜悯宽恕这个愚昧者?

  ……

  数百年后。

  格兰公国,玛瑙湖小镇。

  “我很了解你的心情。”

  牧师双眼透出日复一日的仁慈,润白细腻右手,拍打着男孩的肩膀,以示安慰。

  “虽然你已经拥有了祈祷之力,证明了自己对主的虔诚信仰,但鲍勃绅士为了支持教会远征异端,播撒光明,自愿奉献一百枚金币,他通过无私奉献已经提前获得传教士名额,你只能等待明年了。”

  距离上一次光明十字军东征夜幕之地,已经过去四十年,传说即将上任的新教皇,已经迫不及待洗刷之前远征失败的耻辱。

  雷洛抬起头,看向牧师充满不甘。

  “去年的名额,被拉尔斯的仲裁者叔父夺走时候,您也是这样说!”

  牧师的双眼仍旧是那般悲天悯人。

  “一百枚金币,足够教会培育几位出色的光明骑士,也许还能再诞生一位仲裁者,你让出属于自己的名额,也算一种自我牺牲奉献,完成了一次自我救赎。”

  “可是!”

  雷洛虽然看起来消瘦文弱,却是个十七岁的气血方刚男孩,充满不甘。

  “他们没有祈祷之力,根本无法宣扬主的伟大!而我,母亲因为对主的虔诚信仰,十七年前难产的时候,选择了牺牲自己,我降世的第一天就带着原罪,就在努力在为自己赎罪!我的父亲,是小镇最虔诚的信徒,最大愿望就是希望我能成为一位传教士,前往偏远贫瘠之地,宣扬主的伟大,现在他重病在床,我只有成为神职人员,才能请求光明神的怜悯……”

  “够了!”

  牧师恼怒道:“你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和嫉妒,根本没有领会到自我牺牲救赎的真正意义!你只是想到自己的小家庭,根本没有想过千千万万遭受异端迫害的广大信徒,等你什么时候领会主的无私奉献,再过来吧!”

  说完,牧师走向光明圣洁的教堂,不再理会台阶下悲切恳求的雷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