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455章1455领证

作品: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作者:子夜轻语|分类:都市言情|更新:2019-04-11 18:41:04|下载:闪婚厚爱:墨少宠妻成瘾TXT下载
  正月初九,宜嫁娶。爱友?中文 W㈠W?W?.㈧8?1㈧Z㈧W?.COM

  这天天气很好,风和日丽,打在身上的阳光有着春天的暖意。

  “爸爸,妈妈,我也要去。”

  瞳瞳小小的身子站在沙上,双手搂着顾恺的脖子,扭着身子望着白一一,她今天早上特别开心。

  不,应该说,是从昨天早上,她就特别开心。

  因为爸爸和妈妈要领证,以后,就能永远陪着她了,她也可以牵着爸爸妈妈的手,一起到外面散步。

  她的爸爸妈妈,可以像弟弟妹妹们的爸爸妈妈一样,手牵手。

  想到这里,瞳瞳又傻傻地笑了起来。

  “瞳瞳,爸爸和妈妈是去领证的,你跟着去做什么?”白玉勤看着瞳瞳脸上灿烂的笑容,忍俊不禁。

  瞳瞳噘着小嘴,“我去作证。”

  不知都从哪里学来的,瞳瞳说这话时,还一本正经,好像她不去做证,爸爸妈妈就会反悔,或者,他们领了证也不作数似的。

  “好,让瞳瞳去作证,省得你妈妈到了民政局又反悔。”

  顾恺宠女儿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她说什么都答应。他的话出口,瞳瞳立即出欢呼声,小脸凑上去,在他俊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

  “爸爸最好了。”

  “这小机灵。”

  白玉勤嗔笑,脸上堆满了笑容,“一一,阿恺,你们赶紧去民政局吧,我一会儿去买菜,中午你们回来家里吃饭。等晚上,你爸爸有空,咱们再大家一起吃饭。”

  “白姨,你身体不好,就别辛苦了,中午我们回来接你,去外面吃。”

  意品轩就很好,不论环境,服务,还是菜色,都是g市极好的。最重要的,那里是他们常去的地方,像回自己家一样。

  “妈,你就听阿恺的,别辛苦了。”这两天白玉勤虽咳嗽少了,但身体不可能一两天就完全康复。

  顾恺能这么关心她妈妈,白一一心里感动之余,当然站在他那边,劝她妈妈领情。

  白玉勤心里也是一阵温暖,忙笑着点头,“好,那我就不去买菜了,阿恺,一一,你们赶紧去吧,别耽误了。”

  顾恺开车,白一一和瞳瞳坐后排,一家三口去民政局领证。

  说巧不巧,去民政局的路上,碰到去做心理治疗的方芷薇,和陪她一起的6之洐。

  顾恺本想直接开走车,不停下的,但前面正好堵车。

  “阿恺,你们这是去哪里,还全家一起?”6之洐笑着打趣,身旁,方芷薇神色淡然,目光扫过白一一和瞳瞳,没有说话。

  “爸爸妈妈去领证。”

  不等顾恺回答,恨不得让全世界知道她爸爸和妈妈领证的瞳瞳,便开了口,声音糯软稚嫩,双眸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闻言,方芷薇脸色微微一变,原本低着的头蓦地抬起,朝主驾座里的顾恺看去。

  6之洐眼角余光瞟见盯着顾恺的方芷薇,不着痕迹地蹙了蹙眉,夸张的笑了两声,“瞳瞳,你爸爸和妈妈去领证,你跟着去干什么?”

  “作证。”

  瞳瞳还是那个答案。

  说得一本正经。

  6之洐没忍住,哈哈地笑起来,转头对方芷薇说,“芷薇,阿恺和白一一既然是去领证的,那我们就别再耽误他们的时间了,走吧。”

  方芷薇眼里似乎有些湿意。

  听见6之洐的话,她紧紧地抿抿唇,一言不地转过头,既然没有道喜,也没有质问,安静地离去。

  白一一看着方芷薇那缓慢的脚步,感觉到她周身笼罩着的忧伤,眉心轻轻地蹙了起来。

  “瞳瞳坐好了。”

  顾恺看了眼车窗外,收回目光对后排的瞳瞳吩咐,听见瞳瞳应了声‘好’,他才跟着前面的车流缓缓移动。

  “阿恺,要不我们改天再去领证吧。”

  白一一抿抿唇,轻声开口。

  顾恺闻言,从后视镜里看着她,“是因为方芷薇吗?”

  “嗯,我看她刚才很难过的样子,她现在不是在接受治疗吗,要不……”

  “一一,我不想再等,长痛不如短痛。如果这样会让方芷薇难过,那么,除非我一辈子不结婚,不然总会伤了她的。”

  顾恺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嗓音略显沉郁。

  他昨晚就跟他父亲顾岩说了,他今天要和白一一领证,顾岩并不惊讶,“阿恺,只要你想清楚了,就去做吧,我不会反对。”

  “我刚才去了墓园,把这个消息也告诉了妈妈。”顾恺看着顾岩,平静地开口。

  顾岩微微一笑,上前拍了拍他肩膀,没有再说什么。

  “一一,我知道你心里还因为方教授的死不能释怀,昨天之洐告诉我,他会陪着方芷薇治好她的抑郁症,所以,你完全不用担心。她痛过之后,也许能更快的放下也不一定。”

  顾恺安抚的话,让白一一心里的犹豫渐渐地消散了去。

  ***

  “6之洐,你拉我去哪里?”

  方芷薇被6之洐拉着就走,不由得恼怒的涨红了小脸,挣扎着想抽出自己的手。

  6之洐并不给她抽出手的机会,加重力度,虽不至于让她手腕受伤,但她不得不跟着他的脚步。

  把她拉到了公园,6之洐把方芷薇按坐在一条长椅上,沉声道:“你想哭就哭出来,这里没人,等你哭完了,我们再走。”

  “我为什么要哭?”

  方芷薇倔强地仰着下巴,目光恼怒地瞪着6之洐,他以为自己是谁,帮了她一点忙,就能管她的所有事情了吗?

  要不是她不想让外婆担心,才不让他整天跟着自己呢。

  6之洐黑着俊脸,眸光沉沉地看着她,“你喜欢的男人要结婚了,新娘不是你,你不是很难过吗,那你哭出来。这早在一年多前你就该知道的结局,一年多的时间,你还不能面对,方芷薇,你真打算毁了自己的一辈子吗?”

  方芷薇涨红的脸上泛起一抹苍白,鼻子一阵酸,她却抿紧了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是,我是放不下,那关你什么事。”

  “我看不惯你做贱自己!”

  6之洐刻薄而严厉的话语,彻底惹怒了方芷薇,她腾地从长椅子里站起来,“你看不惯就走啊,我又没让你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