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章 嫡女重生

作品:执手|作者:坏坏不正经|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19-06-15 22:40:48|下载:执手TXT下载
  冷的夜,荒芜的乱葬岗连幽月都不愿意照来。

  阴森的四周只听得见乌鸦的哀鸣。

  “真是可怜,这顾妩好歹也是顾家嫡女,却落得了个被丢弃到乱葬岗等死的下场。这亲娘过世了的嫡女还不如府上的庶女过得舒畅。”

  乱葬岗内,几个小厮将一个破烂席子裹着的女子扔到了地上,仿佛是嫌晦气一样慌乱离开。

  破烂的席子散开,露出里面穿着破烂衣服,脸色苍白的女子。

  那女子双眸紧闭,显然已经昏迷了过去。

  停留在树上啼叫的黑乌鸦跳到了她的身上,想要啄她。

  倏然,原本昏睡着的女子醒了过来,顾妩支撑着柔弱的身子站了起来,轻轻的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呀,这是重生了啊?我原本还以为这次还是穿越呢。”

  此刻醒过来的人是顾妩。不过,现在的这个她却是以灵魂状态飘荡了近千年,见过无数朝代更迭,学过见过无数本领和技能的她而已。

  “好姐姐,我本没想到还会回到这个时空,都打算放过你们了的。却没想到就连老天都想要让我回来有仇报仇,有怨抱怨。那你们可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哦。放心,我的手段很温和的……”

  顾妩抬手碰了碰自己的乱发,看着周遭的荒山乱岗,不由得回忆起了上辈子的这个时候。

  这会儿,她本被顾家那群姐妹们折磨得风寒高热不退,顾家小夫人直接说她得了传染病,让人把她送到乱葬岗自身自灭。上辈子的这会儿她当然没有死成,她因缘际会的被人救了,不过那人救了她却只是为了将她练成药人……

  她痛苦的死去,灵魂却未消散,她的灵魂走过无数时空,看着朝代更迭,而今的她,哪怕只是灵魂状态也一身本事,医毒双绝。

  原本以为会一直这样下去,不曾想她在眼睛一睁一闭之间竟然重生到了这让她觉得悲剧的时间点里。

  “嘶嘶……”

  树影摇曳,在这诡谲的氛围里,倏然间传来沙沙的响动。

  顾妩在此刻间警觉的感受到了危险的来临。

  声音越来越近了,那声音的主人也在此刻赫然出现。那竟是从一条通体雪白的蛇。

  足足有一米长的白蛇瞳孔猩红,正朝着顾妩吐着蛇信,竖立着的瞳孔让人赫然感到危险在降临。

  这是一条有剧毒的蛇,此蛇有着锋利的牙齿,能在把人咬死之后吞入腹中。

  顾烟可不想要沦为它的腹中餐。所以她拔下了头上的簪子,用尽这具虚弱身子的全身力气,打算先下手为强。

  木簪凌风破空而出,却在中途被一片树叶击落而下。

  冷寂的四周忽然响起一道柔和清冽的声音:“姑娘,本尊家的小宠物是何处惹恼了你,你要伤它性命。”

  那人的声音堪堪响起,四周顿时响起无数回声,震得四周的落叶纷纷扬扬而下。

  此等内力,顾妩毫无疑问是怼不过的。

  “这位公子,小女子并不知道这条毒蛇是你养的宠物,只以为它是会要我性命毒蛇,故而做出了自保之举。现下小女子知晓了这是你的宠物,也知道刚才做错了,在此深表歉意,还望公子见谅。”

  顾妩弯了腰,行了礼,态度非常的虔诚。在明明知怼不过的情况下还硬怼,那是扎虐,能屈能伸才是真女人。

  “小姑娘,你觉得本尊让小宠物咬你一口再说抱歉,你可会谅解?”

  动人得恍若冰消雪融般的声音徐徐落下,伴随着声音而下的,还有一身白衣的神秘男子。

  那人手中拿着一直碧玉笛子,黑发如墨,姿容无双。月光之下,他衣带翻飞,只让人觉得不像是凡俗之人。

  如此这般入仙入神的模样,却有着一双阴诡冷冽的眼眸,那目光没有半分温度。

  如此美男,哪怕只是看着,也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只可惜,现在这个看起来极为养眼的男子似乎想要让她顾妩在刚刚醒来就去喂他养的那条蛇。

  这可咋整?

  “公子,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迎向那男子的目光,眼眸之中的惊艳快速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警惕。

  君烈看着那女子瞬间百变的眼神,以及在这种场合都全然没有露出畏惧的模样,当真是觉得有趣极了

  “你刚刚袭击了阿白,那么,礼尚往来,你是不是也该承受阿白的袭击?”

  此前还温如春风细雨般的声音,在这会儿于戏谑中带着冷冽。君烈站在蟒蛇旁,懒散的朝着旁边的树枝靠了靠。

  顾妩:这特么的就是想她死啊。她才刚刚重生过来,不想死的啊。

  她手指落在大拇指上的红色扳指之上。这个扳指是跟着她的灵魂一起来的,和她灵魂有了契约,其中有好几样可以用来保命的玩意。

  若是这个神秘男子不打算放过她的话,那么,她就可能需要用上里面的东西。

  不过那些玩意都珍贵得很,顾妩是舍不得的。

  “公子,打个商量成不。我刚刚虽然差点儿伤了你的小宠物,但我可以用别的方法将功赎罪。”

  “哦?那你说说怎么将功赎罪?”君烈抚了一下那蟒蛇的头,那蟒蛇很有灵性的蹭了蹭他的手。

  这番景象,当真是好一副美男与野兽。

  “公子的小宠物看着虽然威风禀禀,无任何不妥。但它应当身有顽疾,小女子恰巧学过如何医治野兽,不若让小女子替您的宠物驱除顽疾,好以此赎罪。不仅如此,小女子还可以提升它的毒性,让它的毒性变得更大。您看,这可以吗?”

  顾妩现下才重生归来,仇还没报,竟然就这样先沦落成为兽医了。

  这老天到底是在厚待她?还是在玩儿她啊。

  君烈动了动手中的玉笛,月光在玉笛上渡上了一层柔和的光。

  他清淡的嘴唇勾了一下,看着那狡黠着算计的女子,又想到刚刚她发出木簪时所运用出来的力道,以及那虽然苍白却美艳的容貌。

  这般的女子,除了成为小宠物的储备粮之外,还有一种另外更好的用途。

  比如让她成为棋子,帮他做一些事情。

  “你这样做,算是弥补了意图伤害小白的罪。可你得罪本尊的这份大罪却还没赎。小丫头,你若是肯为本尊做事儿,当本尊手中的棋子,本尊几日就放过你。”

  顾妩听到这儿,脸上端着的假笑显然快要绷不住了,她的眼眸之间笼罩起了一层层的寒光:“公子,不要欺人太甚。”

  为人棋子,当人走狗?这样的事情想都别想。

  “本尊就是欺你了,你又如何?”

  如圭玉般的声音忽然一冷,原本还距离顾妩五米外的男子竟然在比眨眼更短换念之间到了顾妩的面前。

  她的下巴被君烈钳制住,不得动弹,可她依然未见害怕,潋滟的眸光里赫然也有了冷意:“小女子虽弱,但也会想要试试能不能直接在你手底下逃脱。”

  如此神秘又强大的男子,顾妩上辈子未曾见过,这人是顶级强者。

  她断然是不敢自大的说能够伤了他,但是要逃走却是可以试试的。不过她之前珍藏的保命符篆又要少几张而已。

  近距离的看着顾妩,君烈越发觉得她的可塑性高,当然更欣赏她在任何时候都能够这样镇定自若。不管这是不是装出来的,还都挺符合他挑选棋子和玩具的标准。

  一把小刀从君烈的袖口里滑出,冰冷的刀尖贴着顾妩脸上的肌肤,往下一滑,直接就贴在了她的喉头:“小姑娘,尚且不说你今日能否从本尊的手底下逃走。就算逃走了,只要本尊想,随时都能够将你抓回来。等到了那个时候,本尊可就不是把你当棋子了。而是会把你当成最低等的走狗。

  一个被成为低等走狗的玩意,可不仅仅是要替本尊做事儿。还得满足本尊手下别的走狗。你,确定你现在要试试从本尊手里逃走?”

  谪仙般的人,在那双与之不符的邪魅双眸里涌上肃杀冷意之后,连声音也跟着变得鬼魅。

  邪与仙的矛盾完美揉和的男子,同样也符合了顾妩对完美男子的终极幻想。

  只可惜……太危险了!